關於部落格
  • 16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我在一間上市公司上班,平步青雲的我一入行就領月薪15萬。我每天很賣力地在公司拼搏,因此都熬到很夜才回家。她母親很心疼這個



我在一間上市公司上班,平步青雲的我一入行就領月薪15萬。我每天很賣力地在公司拼搏,因此都熬到很夜才回家。她母親很心疼這個寶貝女兒,夜夜都要等到她回家了才肯安心上床睡覺。

我每天早出晚歸,常常和母親都見不到面。這一天,母親回娘家,沒有留在我身邊。然而我隔日有個重要的會議要開,一回到家就只想著要媽媽隔日早上提醒她早起,幾乎忘了媽媽其實已經回了娘家。

“媽,你跑哪兒去了?怎麼不見人影的?”我當時很累很不耐煩地對著電話嚷著。

“媽媽在你外婆家。對不起啊,女兒。讓你操心了。。。“母親的聲音有點啞。其實母親早在3天前就一直跟我說她回娘家的事,但是我卻似乎沒在意,更別說記得她說過的。

”妈,我闹钟没电池了,明天还要去公司开会,要赶早,你六点的时候给我个电话叫我起床吧。“

母親本來還想寒暄幾句,可是心疼我上班累了,就在電話的另一頭小聲地說:”好,乖。“
  
隔日早上,电话响的时候我在做一个美梦,外面的天黑黑的。妈妈在那边说:”女兒啊,你快起床,��天要开会的。“我抬手看表,才五点四十。我不耐烦地叫起来,”我不是叫你六点吗?我还想多睡一会儿呢,被你搅了!“妈妈在那头突然不说话了,我挂了电话。
  
起来梳洗好,出门。天气真冷啊,漫天的雪,天地间茫茫一片。公车站台上我不停地跺着脚。周围黑漆漆的,我旁边却站着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。我听着老先生对老太太说:”你看你一晚都没有睡好,早几个小时就开始催我了,现在等这么久。“
  
是啊,第一趟班车还要五分钟才来呢。终于车来了,我上车。开车的是一位很年轻的小伙子,他等我上车之后就轰轰地把车开走了。我说:”喂,司机,下面还有两位老人呢,天气这么冷,人家等了很久,你怎么不等他们上车就开车?“
  
那个小伙子很神气地说:”没关系的,那是我爸爸妈妈!今天是我第一天开公交,他们来看我的!“
  
這時後捎來了爸爸的一則短訊:”女儿,妈妈说,是她不好,她一直没有睡好,很早就醒了,担心你会迟到。她從你外婆家摘了很多你愛吃的桃子和蔬菜,準備給你弄頓好吃的補補身子。那你今晚還會有加班嗎?“

我頓時雙眼已泛紅,一想到昨天對媽媽說的話,這一直以來對媽媽的冷漠,隨即就哭崩了。
  
  
父母總是那麼無微不至的,那麼的體貼周到。他們習慣把委屈留給自己,把最好的留給兒女。你呢,今天和家中的兩老寒暄幾句了嗎?

有一句犹太人谚语讓我特別有感觸:
  
  
”父亲给儿子东西的时候,儿子笑了。
  
 儿子给父亲东西的时候,父亲哭了。“
想了解酒店消費嗎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